首页 > 现代言情 > 娇宠小青梅 惟兮 > 31、第 31 章

31、第 31 章

小说:

娇宠小青梅

作者:

惟兮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7-01

("娇宠小青梅");

几人直接坐电梯下到了海嘉的地下停车场,
刚才游涣和邵络景上去,要不是游涣使劲拉着,邵络景攥着拳头真的要上去把那人狠狠按在地上打几拳。

“什么他妈脏东西,
也配在我面前乱叫?”

邵络景气的又爆了粗口,直接往自己的玛莎拉蒂上踹了一脚,
车子还没解锁,在空荡的地下停车场内发出连续不断的报警音。

“要我说,
当初周嘉树回来就该把这狗直接废了,
哪能让他现在还狂叫这么久?”

他说着,
拿出手机就想叫哥们今天晚上把这人打一顿。

邵络羽从他手中抽走手机:“冷静点。”

“现在当务之急,是要知道嘉树那边的情况。”

“我刚才打了电话,
”赵思沅翻找着通讯录,
“现在要找linda了解一些事情。”

游涣看这几人着急的样子,
有好几次其实都想说出口了,但想想周嘉树的交待,
还是算了吧。

他启动车子:“先回去,
剩下的事再慢慢商量。”

“你们先走。”邵络羽把手机还给自己弟弟,“我有人来接我,
你们路上小心点。还有络景,
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做事别那么冲动。”

邵络景虽然有气,但也不会往自己姐姐身上撒气:“知道了,姐。”

“有人来接你?”游涣看向入口,那里有一辆黑色的宾利渐渐驶来,
那不是邵络羽常开的车子。

“车来了,那我先走了。”邵络羽打了招呼就向那辆宾利走去。

赵思沅此刻没心情关注这些,还是邵络景见游涣迟迟不发动车子多说了一句:“没事,
不用担心我姐,那是她最近刚谈的男朋友,我见过,一公司老板,挺靠谱的。”

“男朋友?”游涣显得错愕,“你姐谈男朋友了?”

“你什么表情?我姐谈男朋友不是很正常,她都三十二了,再不谈我爸妈真要急的满头白发了。”

谈男朋友。

“是吗?”游涣看着那个方向,手握方向盘,“是啊,不谈才不正常。”

不正常的人其实一直都是他自己吧。

………………

赵思沅今天一天都待在了d.e,她问了一些周嘉树回来后的事,那些并购案的数据linda自然不能直接拿给她看,但即使不看赵思沅也知道“****”这个罪名,只是周嘉阳在全体会议上让周嘉树下不来台的一个手段而已。

他不要真假,他只是想明日头版头条上发布这条新闻,那样一来,周嘉树对他的影响力就一下削弱了一大半。

周嘉树靠阳的那间办公室窗台上放着一盆使君子,和她家里那盆一样,是红色的,只是这两天渐入了冬,使君子已经不开花了,现在只剩下那绿色的长叶子蔓延在盆侧周围,显得凋零。

赵思沅拿起旁边的喷水壶又喷了一些,她忽然想起当初第一眼在他家里见到这花时的情景,不属于第一眼爱上,但后来听到关于这花的故事,赵思沅第一次对养花草感兴趣。

想她这样一个做事粗心马虎的人竟也把这花好好的养到了现在,或许就跟这使君子一样,从那时起,赵思沅对周嘉树就已经产生不一样的心理了。

她从初三一开始对周嘉树生起的那点小勾子现在彻底被勾起、填满,只是那会即便产生了小勾子,但因为后来周嘉树家中生变,突然失去母亲,生活发生了一个彻底的改变,再也没有了同龄孩子的嬉笑玩闹。

赵思沅自然知道那时的周嘉树根本没有这些心思,他们大院里的所有人都目睹了那几年周家的动荡不安,以及那几年周嘉树的艰难。

在余畔那位后妈要把周嘉树送出国外,两人要分开甚至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面的时候,赵思沅就知道,她的那点小勾子该止住了。

她本就是这样,只要察觉一丝的不可能也不会再继续这不知道结局的过程,说她倔强也好,说她通透也罢,初三的赵思沅对周嘉树的那点喜欢,可能只是凌驾于友情之上的一点暗恋,如果不能确定未来,那还不如把那点暗恋重新降为友情。

这样,一个不会伤心,一个也不会有负担。

他十七岁离开,那个时候周嘉树身上背负的太多,正如他所说,或许他那个时候没有强大到让自己有足够的资本站到他敌人的面前,所以九年后回来的周嘉树,虽仍背负着那些压得喘不过气的事,但也强大到足够与那个周家抗衡。

两人之间的那点异样赵思沅相信周嘉树也有所察觉,只不过九年前他没有那些心思,而九年后回来的他,对赵思沅的那些特殊是真的与所有人都不同的。

只是她没想到,周嘉树这九年来背负的其实比十七年来背负的更多,除了原本已经遭受的不幸,他还要时刻想着如何让自己强大到足够可以回到江城面对周家的那一天。

手中的喷水壶已经没多少水了,赵思沅又去接了点水在里面,摸着那一片片的树叶出神。

她自然也知道,如果周嘉树这一仗没打赢,那他这九年来的努力,全都功亏一篑了。

………………

linda送她到电梯口,见她有些红肿的双眼,还是多提了一句:“赵小姐,我们总监,最近可能不会来公司了。”

“d.e现在的处理结果是暂时停职半个月,等调查组明日过来调查后再给出最终处理结果。”

赵思沅看着电梯上一点点下降的数字:“那处理最坏的结果是什么?”

“如果两项都成立,d.e会解除聘用合同并且morit要赔付高额违约金,同时从圈内除名。”

和她预想的差不多,赵思沅闭了闭眼进电梯。

出门的时候对面一个三十层商场的灯牌已经亮了起来,对面的红绿灯亮着长长的九十秒红灯,行人驻足在两边。

赵思沅站在公司门口,仰头看着头顶一颗星也没有的天空,再低下头时眼睛像是花了,面前突然出现一个人影。

她揉揉眼,不确定的又喊了一声:“周嘉树?”

那人仍是上午那身白衬衫黑裤,那件黑色西装被他拎在手里,看见她发愣又叫了一声:“赵思沅。”

她赶忙走过去:“你没事了?你怎么回来的?”

背后“滴滴”响起几声喇叭,赵思沅这才看到坐在车里的徐子丞。

“不算有事,真有事徐检还能送我回来?”周嘉树朝身后摆摆手,“先走吧,明天再找你。”

赵思沅傻眼,不知道现在怎么回事。

“路上说。”周嘉树望向她的小宝马,用着轻松的语气,“赵思沅,我最近被停职,因为这**罪名,车子暂时也被扣押不能用了,要不今天你送我?”

那酸涩直冲到嗓子,赵思沅别过头去:“今天我送你。”

末了,又加一句:“一直送。”

晚风一吹,她身上的玫瑰香和周嘉树身上的苦橙叶使君子混为一体,那香味若有若无的飘散在两人之间,扰的人心痒。

“傻子,”周嘉树愣怔过来抬手拍拍她的头,那灯光下的一双琥珀盛满了细碎的光亮,“不会有那一天。”

要养,也是他养公主。

回去的路上周嘉树已经把情况都告诉她了,目前的情形就是周嘉阳把他告发,让d.e容不下morit,让海嘉容不下周嘉树,让业内再也容不下他。

“所以赵思沅,明天你可能要看到很多关于我的新闻。”明明自己才是最该伤心的人,这会周嘉树反倒安慰起她来了,“不用替我打抱不平,不算大事。”

他开着车,手机进消息的时候还能分心过去看一眼。

“那停职呢?”赵思沅眉头一直没松开,“停半个月是不是只是一个说辞?”

“是说辞。”只是不是她想的那个说辞。

周嘉树:“半个月的时间只是d.e在风头上先做出的一个表态,时间不会更短,只会更长,毕竟后面的戏周嘉阳还没唱完,我也要多配合一些。”

赵思沅虽觉得他这是话里有话,但现下一个是不会深想那么远,另一个也是实在没心情,慢慢的低下头:“那你是不是要回美国了?”

是要回去,只不过不是现在。

这次的事就算duke有心放过,但明天新闻一出来,d.e到时的股价跌幅可能就要用亿来衡量了,他自然要回去一趟给股东个交代。

看出小公主的情绪不高,她今天一天跟着奔波劳累,linda刚刚已经给他发了消息,说是赵思沅下午在他办公室待了许久,那会出来时周嘉树也选择性的没看见她红肿的双眼。

“停职不是大事,我也难得停职,”红绿灯路口时周嘉树停了车子,“赵思沅,好好上班,正好趁这段时间我也有空指导指导你。”

或许是这人这会的神情太过势在必得,赵思沅从刚刚见到他的那一刻就有预感,这个男人好像已经在给自己铺垫反击的路石了。

………………

那个晚上赵思沅的睡眠并不是太好,尤其是第二天天还没来,手机连续不断的提示音就又把她吵醒,不止是各大推送新闻的一连串提醒,更多的是同学,朋友,甚至是当年偶尔见过一面的校友全都发消息过来确认:

“赵思沅,这周嘉树真的是这种人啊,他居然仗着自己在两边有股份中饱私囊?胆子也太大了吧,怎么这么明目张胆?”

“我就说当初爆出来他是d.e总监时就觉得奇怪,果然,居然还是个****的人?”

“听说他家里不是挺有钱的吗?至于干这犯法的事吗?啧啧啧,果然,人不可貌相,赵思沅,你们跟他住一起,可要小心点。”

“唉,以前明明都是我们学校的优秀生代表,老师心中的状元苗子啊,这也太可惜了,老师要知道,估计得失望透顶吧。”

赵思沅一个都没回,直接把人拉黑删除。

网络风暴远比想象的更能摧毁一个人,她不知道周嘉树现在在经历着什么,但从如今被爆的新闻来看,周嘉阳这是要把周嘉树彻底压垮。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4-26
22:38:14~2021-04-27
22:32: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镜镜子、新垣结衣、雯雯想睡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娇宠小青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