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殿下和他的刀 花日绯 > 3. 第 3 章

3. 第 3 章

小说:

殿下和他的刀

作者:

花日绯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7-14

第三章

夏沅前世就是在官差提审的时候逃离宝禅寺,投奔肃王去的。

按照前世的轨迹,她现在就该逃离宝禅寺去找肃王,紧接着肃王安排夏家反水,诬告永嘉侯府,然后永嘉侯的罪名成立,永嘉侯府上下皆遭受牵连,夏家从此背上背叛主帅的名声,一辈子受人指戳抬不起头。

“哎哟喂,个天杀的夏启明可把我们一家害惨了,他死就死了,害得我们要活受罪。各位官爷行行好,我们跟他们不是一家的!去年我就说要分家……”

夏沅的二婶娘刘氏见官差来真的,忍不住骂起人来,她口中的‘天杀的老大’指的就是夏沅的父亲,刚刚战死沙场的夏启明。

夏启明在的时候,对二房出钱出力,那时候二房没少仗着夏启明四品虎威将军的势,如今遭了难就不顾旧情谩骂起来。

林氏指着老二家的气得直跺脚,咬碎了牙根又拿她没辙,张氏别过头呜咽,拉着夏沅的手不住颤抖:

“沅儿,怎么办,怎么办啊。”

当年促使夏沅孤注一掷冒险的除了二婶的谩骂,就是母亲的无助,十五岁的夏沅满腔热血,大包大揽的把所有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把自己当做是拯救夏家于水火的人。

可实际上她的确救了夏家的命,却也把夏家后面的路都封死了。

背着背叛的名声,夏家所有的后辈男儿,包括夏沅的弟弟夏俢,他们一辈子都无缘科举,无缘兵路,没有哪个先生师父会收忘恩负义之人为弟子,前世的夏俢成年之后四处碰壁,最后只能被困在大兴府,盘了一家米店过生活。

夏沅冷静安抚母亲:“爹和哥哥都是清白的,咱不怕。”

前世拼了命闯出去,却闯出了一条半死不活的路,再来一回,夏沅不高兴闯了。

陛下与永嘉侯情同手足,不可能仅凭几张信件就宣判永嘉侯府有罪,前世永嘉侯府之所以被判罪,就是因为有了夏沅这个所谓‘夏家的人证’。

这个道理,是夏沅后来才搞懂的。

没了夏沅的闯关,官差从宝禅寺提审犯人很顺利,夏沅护着祖母、母亲和姐姐,跟在一长溜的罪眷队伍中,与其他人一同被套上锁链,带去刑部大牢。

到大牢以后,永嘉侯府的女眷和夏家的女眷被分开关押。

夏沅来过刑部的女牢,不过那次是为了杀人。

夏家的女眷不多,都关在一个牢房里,二婶刘氏站在牢栏前又哭又骂,没人理她,忽然又改成哀求,依旧没人理。

祖母林氏坐在最里侧,白发苍苍,又累又怕,母亲和姐姐抱在一起痛哭,二房的几个姐妹也没好到哪里去,整个牢房都是愁云惨雾。

夏沅前世与这些人相处多了,早就看透了这些人的本性,除了母亲和姐姐之外,并不想多搭理。

她把母亲和姐姐安置在角落里窝着,自己坐在她们身前,默默的捡起地上返潮的干草在手上把玩,耐心等待。

这回她不做那反水的人,自始至终都和永嘉侯府站在一边,倒要看看没了她做人证,外面那些人还能用什么办法把永嘉侯府‘钉死’。

只要永嘉侯府撑过半年,半年以后,此刻生死不明的永嘉侯袁兆丰和世子袁翊就会回京,等他们回来洗刷永嘉侯的罪名,到时候他们总不会对坚守的夏家痛下杀手。

只要永嘉侯府给夏家一条活路,那夏家就不用像前世那样活在阴暗的臭水沟中。

女眷们被关进女牢以后,就好像没人理她们了,刘氏巴着牢门叫天叫地,叫得喉咙都哑了也没狱卒过来问一声。

夏沅靠着墙壁安静等待,凭借牢房右上角一个盘子大小的天窗光线暗自计算着时辰。

夜里戌时刚过,夏沅过人的耳力听见有脚步声从里向内走来,她猛然睁开眼睛,向母亲和姐姐看去一眼,她俩抱着哭累了,正依偎在一起假寐。

其他人也对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毫无所觉,好一会儿后,便见一盏灯笼停在她们的牢房前面,随之而来的还有三个人,一个狱卒两个外人。

提着灯笼的人是两个穿着黑色斗篷的,灯笼上没有名目府标,是街面上最普通的那种,狱卒显然收了好处,麻利把牢房的铁链锁打开,铁链的碰撞声惊醒了这间牢房所有人。

牢房里的女眷们以为是官差提她们上公堂,全都吓得瑟瑟发抖,不住往里面缩。

狱卒让那提着灯笼的人走入牢房,两人进来之后,提着灯笼的将斗篷帽子拿下,露|出一张意料之外的脸——夏沅的外祖父,肃王府的车马管事张来寿。

“爹……你也被抓了……我……这可如何是好……”

张氏听见狱卒开门的声音早就醒了,看见进来的斗篷人是自己的亲爹吓了一跳,以为张来寿也受了牵连,又哭了。

张来寿看着只会哭泣的女儿,无奈的叹了口气。

在夏家女眷中环顾一圈后,张来寿把目光落在夏沅面上,走到她面前低声道:

“沅儿,有人托我来找你,他有法子救你出去,你随我走。”

张来寿是肃王府的人,托他来的人是谁一目了然。

夏沅还没开口,就听一旁刘氏愤然插嘴:

“谁能救她?光救她一个?我们这些人也姓夏,难道该死不成?不行,光救她一个不行!要救就一起救,否则她别想出去!”

刘氏说完之后,凶悍霸道的用身子拦在牢房门口,打算耍一回无赖。

张来寿瞪了瞪刘氏,又冲那开锁的狱卒使了个颜色,狱卒二话不说抽出腰间佩刀就往刘氏砍去,刘氏见势不妙,眼明手快的闪到一旁。

“沅儿,事关你夏家满门,没时间耽搁了,快快随我出去。”张来寿如是对夏沅催促。

夏沅知道是谁让他来的,本不想理会,但周围夏家人皆用期盼的目光盯着自己,若她不去的话,只怕接下来在牢里的日子不会清净。

见她点头,张来寿让与他一同进牢房的年轻姑娘把斗篷脱下,让夏沅穿上穿上斗篷随他出去。

夏沅穿好斗篷后,转身对担忧不已的张氏说:

“我去去就回来,姐……”

夏彤点头:“我知道,你且当心。”

夏沅戴上斗篷的帽子,跟在张来寿身后走出牢房,牢头再次把牢房锁上,刘氏面如纸色,捂着被狱卒威胁划伤的胳膊,紧闭嘴巴,再不敢出声。

**

夏沅跟在张来寿身后往牢房外走去。

女牢在西边,男牢在东边,牢房中设有临时刑讯处,就在东西牢房的中间地段,夏沅等要出去势必会经过刑讯处,张来寿低声吩咐夏沅:

“待会儿低着头,别瞎看。”

夏沅点头应声,可刑讯处的声音太大,鞭子声,铁链声,惨叫声,火炭滋滋声……容不得夏沅不看。

夏沅走出女牢之前往刑讯处看去一眼,认出那坐在一旁监管刑讯的是后来的大理寺卿童钊童大人。

他为人不正不邪,在刑讯问案上自有一套雷霆手段,不管朝堂风向如何变化,他自坚定不移的效忠陛下,算是个忠臣吧。

若现阶段的刑狱由童钊掌管,夏沅觉得夏家和永嘉侯府的命又多了一层保险。

张来寿把夏沅带出女牢,一路畅通无阻非常顺利。

出了女牢后,夏沅上了一辆马车,不用掀车帘凭着马车的行程和转弯的方向夏沅就能判断出这是把她带去哪里。

李霄在平安坊有一座私宅,这马车正是往那个方向驱驶。

车里张来寿对夏沅说:

“沅儿,待会儿见了王爷,你千万莫急,他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咱们两家人的性命可都在你手里悬着呢。”

夏沅沉默片刻,对张来寿问了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

“淑妃娘娘是不是怀上了?”

张来寿一愣:“你咋知道?”

夏沅没说原因,反过来安抚张来寿:“只要淑妃娘娘怀孕了,张家就不会有事的。”

张家的女人出身不高,但容貌却都很优秀。夏沅的娘亲如此,夏沅的小姨也是如此。

前几年,夏沅的小姨以威武将军府的名义被选入宫做了宫女,在淑妃身边伺候。

说是宫女,其实是淑妃专门养在身边固宠的一张好牌,淑妃用着很顺手,暂时不会动她,只要小姨在淑妃那里,张家就不会有事。

马车很快驶到终点,在平安坊一座私宅的后门停靠。

大约是听见门外动静,私宅后门从里面打开,把张来寿和夏沅迎了进去,张来寿领着夏沅来到后院,指着回廊尽头那处亮着灯的房屋对夏沅说:

“王爷在里面等你。记住我说的话,千万别犟,那样的身份,捏死咱们就跟捏死蚂蚁似的,听懂没?”

夏沅默不作声,面上透出一股超越她年龄的清冷,连带目光都变得犀利起来。

她看了张来寿一眼,一言不发,径直往亮着灯的那房间走去,张来寿见她不驯,想追上去再叮嘱几句,被院外的带刀守卫拦住,他没办法,冲着夏沅的背影低喊:

“千万别犟——”

这外孙女的脾气和她那武将爹一模一样,犟得像头驴,张来寿怕她犯浑连累两家人,在外面焦急不已。

可再怎么担心人都进去了,只能暗暗在心里求菩萨保佑。